20170826/59a11cc8669ea.jpg

The best life is use of willing attitude, a happy-go-lucky life.

— Mr.Wang

头像

夏日之森,萤火散尽——《萤火之森》

发布时间:2017-08-26 15:01:28

发布作者:admin

158

霎那间的繁华,换来半生凄凉,从“不能碰触”那一刻开始,悲剧注定潜伏而来。一生唯一一次的的拥抱,在这生命的尽头,耗尽一生的温暖······


(一)邂逅,存在于诗化的记忆当中


一切一切的开始,只因在六岁那年夏天,在蓊蓊郁郁的森林中,遇见一个戴狸猫面具的少年——阿金。


“喂,小不点”,声音里不带一丝温柔。萤转过头来看,是一个藏在树后的少年。迷路的她欣喜若狂,仿佛见到救星一样,连忙扑上去,却被少年狠狠地用棍子打在头上。


他告诉她:“人类的小孩不要碰我,否则我会消失”。

那句话的含义,当时的萤完全读不出它所蕴含的悲伤分量,因而才会一次次毫无顾忌,装做恶作剧般扑向他。只是觉得好玩啊,碰上了一个妖怪哥哥,所以才会在他送她下山时开玩笑地感慨道:

——“好像在约会呢!”

——“还真是没有情趣的约会呢!”少年回应道。

此后的每一天,她都来到那个大人们告诫她千万不要去的森林里玩,去见那个戴着面具的妖怪哥哥。


猜不透少年的心思,明知不能被人类碰触的命运却依然选择和人类的小女孩来往,小女孩可能的一句无心话,他居然第二天真的守在森林入口处的台阶上等她。“没想到你真会来”,金仿若松了一口气般说道。他的脆弱,在看到萤来的一刻遁无踪影,甚至于在心里窃窃自喜。对于本不抱任何期望的事突然有了转机,金的寂寞,在这一刻显露无遗。


他们走过森林的古桥,遇见变成鬼怪吓人的狐狸;当风吹走萤的帽子时,金帮她从树上取下;他们在河面放小纸船,看它们随流水打转漂流;拿着树枝互相追逐,树林间常有他们的身影。

萤有一次恶作剧地趁金熟睡时摘下它的面具,纯粹好奇心作祟。没想到面具下的容颜令萤一度失神,清秀的五官,白皙的肤色,透着令人心灵柔和的力量。这时,金突然睁开眼,吓到了萤。“小孩子还真是恐怖啊!”假装熟睡的金带着坏坏的笑看着萤,看着她此刻表情,金在心底也跟着发笑。


从此,夏天就成了他们的约定,阿金每天都在森林的入口等待萤的到来。


在山中玩耍的夏天,就连无聊的琐事也变得很快乐。


有一次,萤躲在树上,想等金过来的时候吓他一跳,谁知枯树承受不了她的重量,咔嚓一声,她从树上掉落。在火石电花的一瞬,站在不远处的阿金条件反射地伸出双手,她惶恐地睁大双眼,想说什么已来不及的时候,就掉到下面的灌木丛里——阿金在最后时刻还是收回双臂。那一刻,前所未有的恐惧攫取她全部的心,因害怕而不停地颤抖,她啜泣对金着说:“以后不管发生什么,绝对不要碰我!”戴着面具的少年在一旁静静看着,不知此刻面具下是一副怎样的表情。


在森林里美好而平静的日子像一滴滴水珠,渐渐汇聚成一个庞大又甜蜜的回忆。在这样美好到连时间也不惊觉的日子里,有些事情,慢慢地改变萤和金的距离。


(二)纵使寂寞成灾,依然花开如海


第一次,她穿上初中的校服,兴冲冲地跑到森林中给那个少年看。他说:“嗯,有点像女孩子了。”她生气地反驳道:“什么嘛,人家本来就是女孩子!”


他依旧领着她走在小时候熟悉的森林小道,她在想,如果说他们之间有什么变了,大概是视线越来越近了吧!他不是没有感觉,昔日的假小子如今出落得亭亭玉立,心底开始滋生某种莫名的情绪。

阿金是一个可怜的少年,他是一个飘荡在山野间的孤魂,人类的躯壳不过是山神善意的挽留,狸猫面具下有一张看不见表情的脸,但我猜寂寞才是他生活的常态。你可以想象,在遇见萤之前,一个单薄瘦弱的少年,不与人为伴,长居深山野林,一个人看尽四季变化,波澜不惊地度过每一日吗?即使森林里有无数友好的妖怪陪伴,寂寞的情愫依旧疯长不息,所以,才会不惜冒着灰飞烟灭的危险,也要和萤来往。


那些寂寞,如同独自流淌的小溪,浅浅淡淡。


那些等待,如同时光划过锦缎,华丽而悄然,静默而悠长。


现在的话就能明白,如果有想见的人就不会孤单。因为有和萤的约定之夏,所以,他的秋天,冬天,春天才有了等待的理由,才有了期盼的小小幸福。


在这个夏天将近之时,萤送给他一条围巾。


于是,到了大雪纷飞的季节,会有一个孤寂的少年,围着一条很显眼的黄色围巾,行走在山野莽莽,林间小道上,偶尔摘下面具透气,呼出的是冬末春至的气息,遥想着在世界另一边的她,今年的夏天是否如约而至。


(三)午夜里的一场奇幻梦境


再次相见时,萤已经穿上高中的制服,彼此都心知肚明,再也回不带过去了。时间终像小丑,在莫名其妙间用微妙适当拉开他们的距离。

今年夏天,金第一次邀请萤去妖怪的夏日祭典。


——“放心吧!我会好好保护你的”,阿金摘下面具说道。

——“你说这话,让我好想扑过去啊!”

——“那就扑过来吧,这也是我的愿望。”

——“······”


在萤的心中,从来没有一天不想和阿金碰触的,随着时间流逝,这种心情愈来愈强烈。听到阿金这样说,是该欢喜还是悲伤?但如果以阿金的消失作为拥抱的代价,萤不敢再想下去。

夏日的烟花染红漆黑夜空,森林里鬼火各处游荡,钟鼓乐声把祭典的氛围推向高潮。为了防止走散,金给萤一条带子系在她手上,就像小时候第一次金送萤下山的那一幕,萤调皮地搬出当年说过的话:

——“好像在约会呢!”

——“本来就在约会哦!”金调皮地回应道。


萤的脸一下子红了,戴着面具的少年却猜不出表情。

夏日祭典结束后,两人漫步在曾经每天都经过的古桥。那个少年有着好看的侧脸,在星光银辉的衬托下令少女不禁心动。


他对萤说:“萤···我已经等不及下个夏天了,每次分别后,即使是拨开人群,也会想和萤再次相见。”


还没等少女反应过来,他已经把自己的面具反扣在她脸上,烙下一个深深的吻。那一刻,仿佛所有的星光都暗淡了,丛林收敛起它铺张的裙裾,暗中偷窥的妖怪聚神屏气。

从狸猫面具里,她只看到阿金一个人,他微笑地看着自己,不语。就在幸福似乎已经溢满胸间,似乎世界一切完美如好,但是,幸福流年不过一瞬,仅在目光流转之际,下一秒,悲剧拉开序幕。


身旁经过的小孩不慎摔倒,阿金想都没想便伸手去扶。微笑着目送孩子远去的她,蓦然回首,却发现他化作萤火点点散落。

已然到手的幸福居然如此脆弱不堪,还没来得及消受,它已经消逝。可是,他却一点都不怕,微笑地向她伸出双手:“过来,萤,终于能碰触到你了。”于是,她不顾一切,用力地拥抱他到最后,哪怕只剩下一件空虚的衣服,等她惊觉过来,眼底已一片清凉。

她的生命里,再没有他,从此夏日消逝,繁华不再。


(四)曲终人散空愁暮


一生仅此一次的拥抱,在这生命的尽头,耗尽一生的温暖。


每一段爱情,都会出现期待的落空后。有时候,那些期待很微小,但在懵懵懂懂中,我的心里有了你,你的心里也有了我,这是我们之间最幸福的秘密。


我们是多么希望,山神能看在阿金善良得份上,再次出手相助,让阿金留下来,能够永远陪在萤的身边。但是,无论如何也不能忽略一个事实,阿金是妖怪,萤是人类,再难难不过生死距离。世间万物,都由自然法则支配,萤会经历生老病死,阿金会一直游荡。本来就是这世间的残魂断魄,因为山神的善意才得以留下。让她去习惯没有他的生活,彼此都曾在最好的年华里相遇,这已经足够了。


“暂时,不会再翘首期待夏天的到来了吧!心好痛,眼泪不止。但是,留在手间的温柔触感,连带着夏天的回忆,都将和我一起走下去。”萤如此说道。


如今萤已成为一名大学生,但是到了每年夏天的时候,依旧回到那座森里,即使在森林入口的台阶上再寻不到少年的身影,她还是会选择曾与他距离最近的地方,默默守护这份回忆。


所谓的初恋,就是每当你想起那个人时,有一点点开心,也有一点点心痛。相信萤会带着这份与他相遇这份感激,慢慢细数这么多个夏日的回忆。永远不会忘记,曾有一个带着狸猫面具的少年,陪着她成长,并教会了他爱。


谁道曲终人散空愁暮?愿你我都能在这个故事结束后释然——萤火散尽那一刻,不是结束,而是瞬间栖息于永恒的开始。



相关文章:
  1. 速秒5厘米
  2. 魅力中国城网上投票微信投票
  3. 人生若只如初见
  4. 爱情真的经不起等待